2017-2022年澳門聖經學院院史

鄞穎翹博士

 

 

三十五週年活動

         2017年,澳門聖經學院舉行三十五週年院慶。這次院慶專任老師和全修生人數都相對多,因此舉辦了不少活動,包括由2月至10月每月一次的「神學與生活」系列講座,以及11月一連三天的慶祝活動。11月11日,學院舉辦「尋根之旅」,由本院師生率隊,帶領信徒走過基督宗教在澳門的足跡,並由本院學生擔任導賞員,負責在各景點站崗,講述相關歷史。11月12日,學院假宣道堂總堂舉行感恩崇拜,由本院校友黃麗敏牧師證道,並於當晚舉行晚宴。11月13日,學院在中華傳道會澳門堂舉辦「承先啟後:澳門基督教回顧與前瞻座談會」,會議分三場,分別從不同向度探討澳門基督教的發展:「歷史回顧:宣教團體如何在澳開荒扎根」、「增長經驗:本土堂會如何在澳增長發展」、「未來方向:澳門教會如何回應城市發展」。此外,為配合三十五週年慶典,本院亦出版了《松山燈影:澳門聖經學院院史(1982-2017)》,透過深入訪談和歷史文獻的整理,記錄了學院三十五年來的發展。

 

先賢離世

        未幾,本院創辦人之一王永信牧師在2018年1月4日於美國因病逝世,終年93歲。2月10日,本院聯同其他由王牧師創辦的機構,[1] 在香港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恩福堂舉行追思禮拜,時任澳聖院長楊懷恩牧師負責讀經。楊牧師在場刊中撰文寫道:「王牧師是福音的勇士,喜歡做衝鋒陷陣的前線尖兵,也能做運籌帷幄的領軍統帥。他爭取在他那一代把福音傳遍天下,迎接主再來;卻不忘預備生力軍,為主作跨世代的持久戰。澳門聖經學院因焉而生。」[2] 楊牧師並且形容,王牧師是「上一代華人教會中最有影響力的領袖之一」。雖然王牧師為著普世華人福音事工,經常奔波於世界各地,但他並沒有忘記這個小城的需要,自創立本院後一直擔任董事會主席,直至1990年代末為止,對本院的發展甚有建樹。

 

        而不久之前,同為創院董事之一的Rev. James Elmer Kilbourne(吉博文牧師),也於2017年5月3日息勞歸主,享年96歲。[3] Rev. Kilbourne其中一個最為澳聖同工記念的貢獻,便是當澳聖創院不久,準備購買新建成的美利閣單位時,他鼓勵了其他董事憑信心購入二樓全層八個單位。他也透過與葛培理牧師(Rev. Billy Graham)家族和撒馬利亞基金會(Samaritan’s Purse)的關係,為澳聖籌得不少捐款。[4] 對王牧師和Rev. Kilbourne的緬懷,使我們再次回顧那一代屬靈長者的遠見、信心和勇氣。沒有他們當年的貢獻,也沒有今天的澳聖。

 

課程變遷

        澳聖的初創階段以服侍大陸新移民為主,其後重心逐漸轉向澳門信徒。1980年代末,澳門政府因著本地經濟發展的需求,引進大量內地勞工,時任院長歐陽萬璋牧師看到這群體的需要,便為勞工開辦門徒訓練,外勞成為了澳聖另一個服侍群體。[5] 後來除了內地勞工,澳門也出現大量來自亞洲不同地區的勞工,其中不少能操英語。本院專任講師劉宗銳牧師看到有服侍非華人信徒的需要,於是建議在學院開設英語課程。最終本院於2018年9月首次推出一年制英語課程,率先開辦的是課程系列的第一階段「聖經涉獵證書」(Certificate in Biblical Overview),由劉牧師統籌及任教。首屆共有二十四位學生畢業,其中二十三位為菲律賓籍信徒,一位為本地華人信徒。[6]

 

        翌年,劉牧師邀得中澳神學教育中心院長、本院特約講師畢樂文博士(Dr. Lawrence Ballew)教授第二階段「神學涉獵證書」(Certificate in Theological Overview),到2021年再開辦第三階段「事工涉獵證書」(Certificate in Ministry Overview)。劉牧師期望,非華人信徒能透過這些課程更深體會基督信仰,並更學懂如何服侍主和教會。[7] 而隨著更多非華人教會及信徒認識到這課程,學生群體逐漸開闊,除了菲律賓籍,還包括來自緬甸、印度、印尼等國家的外籍勞工。

 

        中文證書方面,澳聖在2018年暫時停辦已開辦十年的一年制新約概覽證書及舊約概覽證書,兩個課程隔年輪流開課,由本院當時的特約講師張仲文牧師統籌及任教,開辦後一直是本院其中一個重要課程。這系統性課程本身既吸引了不少信徒,也成為了讓信徒初步接觸神學教育的平台,其中有些學生日後便成為了澳聖的註冊生。但可能由於已連續開辦多年,歷年已有約一百人次修讀,學生人數自2016年起逐年遞減,以致最後學院決定暫時停辦。

 

        除了推出學分課程及一年制證書,近年本院也開設了一些非學分課程,以迎合當代信徒的處境、興趣和需要,反應不俗。這些課程主要為實用課程,包括2019年音樂敬拜課程系列的「學‧問崇拜──音樂的反思與運用」及「主領及唱詩技巧I、II」;2019年病患關顧課程系列的「生死教育」、「給照顧者的全人裝備」及「臨終關懷及哀傷輔導」;2018、2019和2021年的「性格與事奉」;2021-22年的「教會導師培訓I、II、III」;以及2021年協辦的「基督教桌遊培訓師認證課程」等。

 

教會史研究

        2017年,澳聖啟動了「澳門基督教歷史研究計劃」,相關工作於2018年中正式展開,包括首先與澳門基督教聯會、中華基督教會香港區會澳門馬禮遜紀念中心合作,著手整理澳門教會名錄。研究計劃除了由筆者主理,並得到各方好友義務襄助之外,自2019年1月起,本院亦聘請傅秉駒傳道為特約研究員,協助研究工作。是年,本院亦得到美國華僑周約彼牧師資助,支持研究計劃的部分經費。由計劃推出迄今,持續進行的工作包括整理澳門教會及基督教機構名錄、澳門教會分布圖、澳門基督教資料庫、澳門基督教刊物電子資料庫,以及澳門各教會的簡史等。[8]

 

        2020年7月,本院出版另一本書籍《西教士與當代澳門教會》,當中記錄了過去數十年間,曾在本澳默默耕耘事奉的十六位西教士的事蹟,並從中反映當代澳門基督教發展的軌跡。

 

學院生活

        澳聖在2016-17年度總共新收了九位全修生,連同舊生全院共有十多位全修生,因此自那一年起,學院增添了更多學生群體活動,其中較特別的除了在2017年3月前往潮汕地區交流之外,也包括兩年後的越南交流。2019年3月21日至25日,澳聖一行十七人到訪胡志明市,在校友梁幸堅傳道的協助下,探訪了當地多間教會及越南聖經神學院。[9] 後來學生人數減少,加上不久後遇上新冠肺炎疫情,境外交流活動至今已沒有再辦,因此成為近年澳聖其中一個難得的體驗。

 

        在日常群體生活方面,2018-19學年雖已沒有全時間住宿的學生,但學院仍要求全修生每週三在美利閣宿舍留宿一晚(俗稱「宿一宵」),並且一起在學生中心晚膳。到2019-20學年,住宿的規定也因著全修生只剩下三人而取消了。

 

        2020年春節假期後,由於疫情肆虐,學院必須按教育暨青年局的指引,取消實體課堂,所有課堂全改為網上進行,群體活動亦基本暫停。直至5月澳門疫情緩和,才恢復實體學生群體活動和課堂。那一年原定7月舉行的畢業禮,也延至11月22日舉行,並且只維持下午的典禮,沒有如常舉行晚宴,香港的賓客也因著兩地尚未免檢疫通關,而未能到賀。[10]

 

院舍變動

        2020年7月底,學院正式由租用了六年的南灣廠商會大廈院舍,遷至位於荷蘭園二馬路6號的友聯大廈院舍。新院舍除了位處2015年購買的二樓四個相連單位I、J、L、M座之外,也包括後來於2019年購入的同層B、C座。前者被劃分為澳門聖經學院總辦事處,設施包括講師及行政同工辦公室、會議室、禮堂、休息室和學生自修室。後者則劃分作澳門神學教育中心,當中包括三間課室、會客室、學生儲物櫃和信格等。由於B、C座的上手業主「播道成人教育中心」也是教育機構,因此兩座的裝修已獲發放教育牌照的當局認可,這對於澳聖在新的物業重新申請教育牌照,提供了很大的便利,使澳聖最終能在2020-21學年開始前,得以及時獲發牌照。[11] 新院舍的啟用感恩崇拜,於2021年9月21日假澳門神召會二樓副堂舉行,之前分別於當日中午及黃昏時段開放院舍供來賓參觀。

 

        在購置友聯大廈二樓B、C座之前,澳聖出售了美利閣二樓F、G座,以提供購置新單位的資金。F座原為女生宿舍,G座則是院長宿舍,在選擇售賣美利閣全層八個單位中哪些單位時,基本原則是先出售後座的單位,因為後座的升降機不能直達大廈大堂。售出兩個單位後,B、D及E座單位的用途再次作出調整。原本位於E座的學生中心,遷至原為男生宿舍的B座,經裝修後在2021年5月正式開始供學院群體生活使用。自此,逢週二及週四午會後的學院午膳,便在學生中心進行。而D、E座這兩個打通了的單位,則由院長一家暫住。

 

        根據楊牧師憶述,在原初的計劃中,澳聖是沒有打算購買友聯大廈二樓B、C座的。原本的計劃是以I、J、L、M座那邊作為課室,並預備以半年時間裝修作教學之用。但後來學院從不同渠道得悉,從裝修到成功申請牌照的過程原來比想像中漫長,與此同時也得知對面的B、C座剛巧要出售。這時林國標牧師向楊牧師提出,購買B、C座將對澳聖申請教育牌照提供便利,因為這兩座的裝修本身已獲發放教育牌照的政府部門認可。經過多番考慮後,楊牧師認為這是一個好辦法,於是便決定購買。[12]

 

        在籌集資金的過程中,楊牧師表示原本也捨不得出售美利閣的單位,因為全層八個單位很完整,不過鑑於實際需要,最後也將兩個單位放盤。但基於美利閣已有三十多年樓齡,要成功出售也不容易。雖然播道會讓澳聖分期付款,讓澳聖不用向銀行借貸,不過也要按時全數支付才可收樓。可幸的是,原本美利閣的單位一直無人問津,但最後竟然同一天有四組人來看,然後其中一組人決定簽約購買。但由於單位的業權屬於香港澳門聖經學院有限公司,所以必須以香港戶口收款,並從香港匯款到澳門,這使時間非常緊張,不過最後時間卻剛剛好,讓澳聖能及時付款給播道會。在整個過程中,楊牧師體會到上帝很大的恩典,因為各方面在時間上都配合得「剛剛好」。場地方面相對穩定了後,楊牧師期望短期內學院不用再在硬體搬遷上花精神,並可以將心力更集中在學生、老師和課程之上。[13]

 

教師團隊

        近年本院個別專任講師面臨病患的挑戰,包括林國標牧師在2019年底確診前列腺癌,2020年4月至5月回到香港接受電療,逐漸康復後在6月回到澳門恢復日常工作。[14] 同年4月,劉宗銳牧師亦確診結腸癌,經手術割除腫瘤後接受化療,期間仍繼續教授英語課程,[15] 至2020-21年度春季再恢復中文課程教學。

 

        而楊懷恩牧師其實早於2018年已計劃辭去院長職務,董事會也刊登了招聘新院長的廣告,但一直沒有成功覓得繼任人。在林牧師和劉牧師患病期間,楊牧師繼續緊守崗位,肩負領導責任。及至2020年秋季,林牧師承擔起副院長一職,楊牧師遂由2021年1月起轉為義務院長,學院日常工作的領導交由林牧師負責。[16]

 

        林牧師形容,接任學院的領導,他的心情是戰兢的。當楊牧師早年計劃退休時,他已力邀林牧師接任院長之職。不過林牧師最初一直都推辭,因為他認為自己沒有抱負、遠見和智慧。直至他在2020年接受電療時,才有深刻的領受和看見。他覺得上帝讓他有患癌的經歷,但仍給他保存生命氣息,他便思想將來要如何用自己的生命去服侍,於是也開始考慮接任。不過他對楊牧師說,他充其量只能當副院長,院長之職就請董事們另請高明。後來董事會便派了兩位董事來跟他見面,請他承擔副院長的職務,同時董事會仍會繼續物色院長人選,但最後當然也沒有找到合適者,所以林牧師承接時是懷著戰戰兢兢的心情。[17]

 

        不過與此同時,並且更重要的是,他看到楊牧師過去辛勞的擺上,兩度承擔澳聖院長的工作,包括願意在2014年學院出現動盪、人手不足的時候再次回歸。林牧師看到楊牧師一直盡心竭力地組織教務團隊,也欣賞他過去的服侍、生命表現和對人的影響。所以當楊牧師要退下火線,需要人接棒時,林牧師便憑著信心去承接,希望能夠穩定學院,也同時繼續尋找接棒人選。林牧師表示,雖然他曾兩度參與澳聖的神學教育工作,並已有一段日子,但對於學院該如何運作和發展,他形容自己是「初哥」,所以也需要同工們一同配搭,才能夠完成上帝交付的使命。[18]

 

        2021年7月畢業禮後,楊牧師正式榮休,卸下院長之職,其後以特約講師身分繼續在澳聖執教,並且仍在理事會中擔任副理事長。由於楊牧師早已計劃退休後繼續參與澳聖事奉,所以當院董們建議要為他舉行歡送活動時,楊牧師謙卑地婉拒了。儘管如此,一眾同工仍在7月11日舉行的畢業禮中,向楊牧師致送紀念品,由時任理事長梁炳鈞先生代表送贈。在畢業晚宴中,學生會、校友會及同工們也特別為楊牧師營造了更多驚喜,除了分別致送紀念品,也製作了短片向楊牧師表達謝意。楊牧師自1996年7月開始在澳聖事奉,到榮休時剛好四分一個世紀。楊牧師榮休後,董事會及理事會委任林牧師以副院長身分,暫時全權代理院長所有對內對外事務,直至另行通告為止。[19]

 

        楊牧師表示,他很感恩可以放下院長的崗位。他決定退休一方面是覺得自己精神、體力等各方面的力量都在走下坡,不想勉強支撐;另一方面也是一個階段的結束。他認為學院在不同階段需要由不同的人帶領,而對於他自己的事奉來說,不同階段也有不同的事情。而且本身他覺得自己在澳門的事奉,是上帝給他階段性的引導,多於是一個人生要在澳門服侍的召命。他第一次做院長時,去到一個時候他覺得要離開,他便離開了。當有需要他回來時,他又回來了。到現在他在澳聖服侍的主要階段又告一段落,他又可以離開了。可以卸下這崗位是一個釋放,他也感激林牧師願意扛起這擔子,也希望各同工、同學和教會都支持林牧師。而主若許可,楊牧師希望當澳門有更多人力去承擔神學教育時,他可以淡出澳門,前往更遠的地方去服侍。如此他也可以讓別人覺得他真的走了,而不是想起澳聖,便總是想起他。[20]

 

        在澳聖多年的事奉中,如果要選一件最難忘的事,他覺得十分困難,因為沒有一件事情特別超越其他。他說自己比較平穩,記憶中沒有一件令他特別開心或不開心的事。整體來說,他很感恩上帝讓他可以正正經經、長時間地主力做一件事情,而且最終他可以「無穿無爛」地離開,這本身已是一個恩典。[21]

 

        2022年3月底,本院專任講師及圖書館館長馬文蓉老師正式離任。此後,圖書館館長一職由本院另一位專任講師林何智惠師母暫代。[22] 馬老師自2013年8月起在本院擔任專任講師,在這崗位上共事奉了約八年半的時間。

 

        現時學院的專任講師大部分為1990年代來澳的宣教士,雖已落地生根成為澳門永久居民,可穩定地在澳門工作,但卻要面對未來退休後接班人的問題。而澳門教育及居留政策的收緊,包括所有授課老師都要經當局審批、宣教士居留門檻等,以及疫情導致的封關等外部問題,使外地講師來澳任教越來越困難。不過對於師資上的前景,楊牧師和林牧師均認為可仰望主,求主為澳聖預備本地化和年青化的教師團隊。[23]

 

理事會變遷

        自2017年1月起,本院香港的董事會及澳門的理事會開始作出重大調整,兩會的班子逐步分拆,長遠目標是將管治的重心,從香港註冊的澳門聖經學院有限公司,轉移到澳門註冊的澳門聖經學院。是年,梁炳鈞先生成為理事會主席,兩位澳門資深牧師符和健和白約翰(John R. Birkeland)加入理事會。[24] 而到了2021年初,理事會再增添兩位本地成員──林茹蓮醫生和賴小堃博士,使邁向本地化的目標再踏出一步。

 

        可惜的是,理事長梁炳鈞先生於2021年12月中旬因腦部畸形血管出血(中風)入院,其後腦部受損,也被發現舌頭有腫瘤,最終於2022年6月16日與世長辭。[25] 梁先生自1997年起擔任澳聖董事,一直在這崗位忠心事奉了二十五年,貢獻良多。在五年前的院史訪問中,梁先生表示任內期間最感恩的事,就是澳聖在樓價較高時售出容旺大廈後,有足夠資金租賃廠商會大廈的校舍,並購得友聯大廈的商業單位,讓澳聖得以從住宅樓宇進駐商業大廈。而他估計自己在這崗位上,大概只會事奉多數年的時間,因為他所扮演的角色已完成了,他說自己不像陳黔開、李朗英等牧者般有較大的作用,而他的角色就是作為澳門人起了一個先行作用,鼓勵其他澳門信徒加入院董會,並且在會議中提供與澳門相關的意見。[26] 所以在澳聖的事奉中,他當跑的路已跑盡了,並已為自己的事奉畫上了圓滿的句號。

 

        梁炳鈞先生離世後,理事會於2022年7月初進行了改選,結果由楊懷恩牧師接任理事長一職,副理事長則由白約翰牧師擔任。同時,劉展瑞傳道加入為理事會成員。[27] 劉傳道為本院校友,也曾在本院任職行政同工,因此對學院有一定程度的認識。

 

        楊牧師認為,目前理事會是在經歷一個過渡的過程。以前澳聖的管理是由香港的董事會主持,現在則過渡到以澳門理事會為主體。除了組織上的本地化,在人選上也以澳門本地的教牧同工或信徒為主體。這個過渡的過程,同時也牽涉到讓相對年青的理事來承擔。作為理事長,楊牧師會繼續推行理事會逐漸本地化和年青化的工作,當然現時不同年齡層的理事都在發揮著不同作用。至於如何帶領澳聖的發展,楊牧師表示他既然已退下院長之職,他自然不會為澳聖的未來表達太多意見,他認為要交託給主,讓上帝帶領林牧師,讓他領導同工去一同摸索。事實上,在澳聖的歷史中,長期以來都是由院長主導,而不是由院董會主導的。同時楊牧師盼望,澳門眾教會能夠越發看到澳聖是屬於他們的,並且更愛澳聖,和看到神學教育在澳門的重要性,以至起來承擔這工作,讓好像他這些宣教士能功成身退。[28]

 

經濟狀況

        過去兩年多的疫情,為原本緊絀的學院財政添加負擔。雖然澳門大部分時間都是零本地感染,但社會經濟仍不免受到打擊。而一直以來,澳聖收到的奉獻主要來自香港和外地,但疫情期間香港百業蕭條,加上香港在2019年社會運動後出現移民潮,這些都對教內奉獻不無影響。

 

        2022年2月,副院長林牧師向眾教會及機構發出呼籲信,信中表示:「學院自從2020年搬進友聯大廈自置的物業內繼續運作,雖然已減免在南灣校舍的高昂租金,然而過去一年奉獻收入都不如理想。在2021年全年累積赤字為一百二十多萬元……過去幾年出售了容旺大廈及美利閣兩個單位的收益,扣除購置友聯大廈六個單位及裝修費用,所剩下的餘款也差不多耗盡了」。除了每月需要約三十萬元的日常開支費用,美利閣六個單位也需要支付大廈維修費共四十三萬元。[29]

 

        為響應籌款的呼籲,澳聖校友會發起「守望小城」環澳步行籌款及「神國工人」凝聚會,活動於2022年5月2日舉行,約六十人出席。當日三隊人馬於上午10:00分別從下環區、𧙗漢區及新橋區出發,沿途在不同祈禱站為澳門守望禱告。參加者以最低五百元起步費,為澳聖神學教育作出支持。步行以中華基督教馬禮遜紀念中心為終點站,各路人馬在終點匯聚後,大會於上午11:15開始凝聚會,聚會內容包括「澳聖知多少」問答遊戲、訪問校友及學生關於入讀澳聖的感想、副院長簡介澳聖神學教育、校友會回應等,最後參加者亦可參觀澳聖友聯大廈院舍。經過各方好友、校友、學生、同工的群策群力,整個活動共收到約三百六十人簽名贊助,合共籌得約澳門幣十八萬六千元。[30]

 

        而從澳聖2022年1月至5月的徵信錄可見,經過特別呼籲後,澳聖在這段期間於本澳收到的奉獻約有二百萬元,比來自香港的多出近五倍,[31] 顯示澳門教會和信徒對澳聖神學教育的承擔越發增強,也表現出澳門信徒的經濟能力已今非昔比,這是一個令人欣喜的轉向。

 

挑戰與前景

        學院內部潛存的困難,加上外部環境的挑戰,使本院近年由相對豐盛的時期踏進一個新時期。當然,學生人數少或許才是澳聖的「常態」,但內外環境的挑戰確實帶來新的考驗。在疫情年代,港澳兩地來往的不便,使管治層及講師本地化的需要更為殷切,這仍是澳聖需要悉力以赴的方向。而與此同時,正如林牧師指出,現在澳門信徒也不一定要留在本澳讀書,他們有很多選擇,疫情也攔阻不到他們跑出外地就讀。不過,他認為即使澳聖的師資沒別人般出名,但我們並不需要與別人比拼,最重要是做好自己本分。而事實上,林牧師非常注重生命的建立,無論是學生、老師還是行政同工,他期望眾人都能夠以生命影響生命。他說楊牧師對人很寬容,有無限的接納,而他自己對同工們則有多一點要求,就是追求生命的成長,這也可以說是他領導的特點。他也十分強調僕人式領導,他說僕人領導不是一味謙卑,真正的謙卑是同時能夠做到領導的角色,善用權柄和發揮影響力,這也是他不斷在摸索和朝著的方向。[32]

 

         過去四十年澳聖經歷過無數風吹雨打,但疫情的陰霾和政治氣候、社會環境的變遷是前所未有的挑戰,但我們仍然盼望學院能夠排除萬難,繼續前行,因為我們相信澳門仍然需要有本地的神學院,特別在培育未來傳道人方面,網絡神學是不能完全替代的。而在澳門教會越發需要自力更生的年代,在地理和文化認同上佔優的本地神學教育,仍是有其不可或缺的位置。

 

 

 

[1] 包括香港中國信徒佈道會、世界華人福音事工聯絡中心、澳門中國信徒佈道會、大使命中心香港董事會,及華福香港區委會。

[2] 楊懷恩:〈懷念王永信牧師〉,《王永信牧師1925-2018》。

[3] “Obituaries,” (July 6, 2017), <https://asburyseminary.edu/elink/obituaries/> (accessed 1 March 2022).

[4] 鄞穎翹:《松山燈影:澳門聖經學院院史(1982-2017)》(澳門:澳門聖經學院,2017),頁25。

[5] 同上,頁38~40。

[6] 〈英語課程聖經涉獵證書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77期(2019年11月),頁8。

[7] 〈英語課程:新里程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74期(2019年1月),頁6~7。

[8] 參鄞穎翹:〈「澳門基督教歷史研究計劃」介紹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77期(2019年11月),頁3。

[9] 〈訪越專輯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76期(2019年7月),頁4。

[10] 〈學院消息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79期(2020年9月),頁8~9。

[11] 楊懷恩:〈寫給澳聖之友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79期(2020年9月),頁11;及楊懷恩:〈寫給澳聖之友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80期(2020年12月),頁12。

[12] 楊懷恩訪談紀錄,2022年9月16日。

[13] 同上。

[14] 〈學院消息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79期(2020年9月),頁9;及林國標:〈寫給澳聖之友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83期(2021年9月),頁8。

[15] 〈學院消息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79期(2020年9月),頁9。

[16] 楊懷恩:〈寫給澳聖之友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81期(2021年3月),頁8。

[17] 林國標訪談紀錄,2022年9月21日。

[18] 同上。

[19] 〈第34屆畢業禮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83期(2021年9月),頁3。

[20] 楊懷恩訪談紀錄,2022年9月16日。

[21] 同上。

[22] 〈人事消息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86期(2022年8月),頁6。

[23] 楊懷恩訪談紀錄,2022年9月16日;及林國標訪談紀錄,2022年9月21日。

[24] 鄞穎翹:《松山燈影》,頁159。

[25] 佩華:〈家屬感言〉,《梁炳鈞執事安息禮拜》場刊(澳門:澳門二龍喉浸信會,2022),頁16。

[26] 梁炳鈞訪談紀錄,2017年8月1日。

[27] 〈人事消息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86期(2022年8月),頁6。

[28] 楊懷恩訪談紀錄,2022年9月16日。

[29] 林國標:〈緊急籌款呼籲信〉(澳門聖經學院),2022年2月22日。

[30] 〈步行籌款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86期(2022年8月),頁5;及林國標:〈寫給澳聖之友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86期(2022年8月),頁8。

[31] 〈2022年1月-5月徵信錄〉,《澳門聖經學院院訊》第86期(2022年8月),頁7。

[32] 林國標訪談紀錄,2022年9月21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