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顧者的同理心   

譚章碧玲師母

 

 

        聖經教導信徒當彼此相愛(約13:34),例如教會強調彼此關顧來實踐這份愛的教導。若要做到「有愛」的關顧,筆者認為「同理心」(Empathy)是必須具備的一種態度。同理心是心理學中一項重要技巧,在建立良好的人際溝通上不可或缺,而在教會關顧事工上也是如此。正如「當事人中心治療法」(Client-Centered Therapy)的創辦人羅哲斯(Carl R. Rogers)在提及對心理治療至關重要的六項條件時,他認為心理治療不是有別於日常生活中其他關係的一種特殊關係,相反,許多良好的友誼都同樣具備這些條件。[1]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雖然「同理心」一詞為人所熟悉,但要清晰掌握並非易事。筆者常見關顧者對同理心有兩種誤解。一是誤以為同理心是要認識和分析受助者的心情,並了解他的需要,然後給予合適他的幫助。二是聽了對方的話,但未有真正聽進去,自以為自己已經明白他,很快略過同理感受,隨即提供自己認為合適的答案。

 

       筆者對同理心有以下的看法。

 

同理心與同情心的分別

        有些人以為「同情心」(Sympathy)與「同理心」(Empathy)是近義詞,甚至可以交換使用,實屬誤解。

 

        先看「同情心」。同情心是指當你看到一個人在受苦,你從個人角度觀察,看到他在苦況中,按你個人的判斷,你覺得他傷心,繼而你同情他。而「同理心」卻不帶有判斷的態度,也不是從個人角度觀察他。相反,同理心是指你要首先放下自己主觀的參照標準(frame of reference),設身處地從受苦者的角度看世界,掌握他的內心世界,猶如親歷其境般領會他為甚麼會有這些特殊感受,並分擔他的經歷與情感。[2]

 

聖經中的最佳榜樣

        聖經中最佳的榜樣莫過於主耶穌。祂是神,但卻沒有以神的能力而自高,輕視對人的瞭解,祂「反倒虛己,取了奴僕的形像,成為人的樣式」(腓2:7)。「所以他凡事該與他的弟兄相同,為要在神的事上,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,為百姓的罪獻上挽回祭。他自己既然被試探而受苦,就能搭救被試探的人。」(來2:17-18)主耶穌成為完全的人,體驗人一切的經歷和感受,只是祂沒有犯罪。因此,在痛苦中的信徒需要知道主耶穌也曾經歷過試探;祂完全瞭解、同理和知道受苦者的需要。這樣,祂具備一種與受苦者「同一的深度」和「主觀的瞭解」的同理心。

 

缺乏同理心的關顧例子

        聖經也不乏一些反面例子,幫助我們反省個人的關顧態度。約伯記記述約伯經歷不幸的遭遇時,他的三個朋友起初陪伴他哀哭(伯2:11-13),但後來他們沒有堅持這種陪伴,他們按捺不住,對約伯的遭遇的可能原因作出論斷,並直接了當的責怪約伯(伯4:1-8;8:1-7;11:14-15, 17),甚至說話越發苛刻(伯22:5, 7, 9)。這正是不少關顧者常犯的錯――用一個通則套在受助者的狀況,這種態度其實反映他們根本不瞭解對方的說話和經歷,缺乏同理心。

 

       曾有一位姊妹跟筆者說,她因遇到困難向教會牧師求助,她形容自己好像背負五斤擔來到牧師面前,可是牧師很快便着手分析她的問題,並且給予一番教導。這樣,面談後,這位姊妹背負十斤重擔離開。她坦言以後不敢再向這位牧師傾訴她個人的難處。

 

我有同理心嗎?

         若有一位姊妹跟你說,因近日政府採取的防疫措施令她感到煩擾和擔憂,心裏感受到很大的壓力,你會怎樣回答?

A.「不要埋怨吧,要知道很多人參與做義工,他們比你和我更辛苦。」

B.「凡事正面看,忍耐下,疫情很快便會過,加油!」

C.「明白你的心情,可是大家要配合,疫情才得控制!」

D.「是的,這段日子很多人都有這份心情,真的不容易捱啊!」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你若選擇A,你絕對是一位判斷者,傾向教導,否定對方的感受,未能做到「有愛」的關顧。你若選擇B,你的表達比A稍為好一點,鼓勵對方正向思考,但你卻忽略了同理他的感受,這樣有可能使他壓抑情緒。你若選擇C,你以為講一句「明白你的心情」就足以表達同理心嗎?這總好過沒說吧,總算你稍稍有表達關心她的心情,但你沒有多停留跟她同感,很快便略過她的感受而作出教導。若你選擇D,你沒有為她提供答案,你沒有為她提供正確方向,你沒有解決她的難題,但你卻肯定了她的心情是正常反應,她不孤單,她覺得被了解、被尊重,你的一番話安慰了她。這樣,她就開始信任你,視你為同行者,也願意繼續向你多表達她的感受。

 

操練同理心

        羅哲斯提到心理治療師的真誠(Genuineness)、無條件的積極關懷(Unconditional Positive Regard)和同理心不是知識資訊(intellectual information),乃是經驗的素質(qualities of experience)。[3]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因此,要學習同理心,要成為一位合格的關顧者,從另一個角度看,首要的不是「要學甚麼」,乃是「不要作甚麼」。參照上文的例子,要謹記:不要快速的作判斷,不要過度的正向,及不要過早作教導。這亦是學習放下自己主觀的參照標準的好開始。

 

 

 

[1] 六項至關重要的條件包括:溝通關係、當事人的不一致狀況、治療師在關係中的真誠、治療師的無條件積極關懷、治療師的同理心及當事人對治療師的看法。Carl R. Rogers, “The Necessary and Sufficient Conditions of Therapeutic Personality Change,” Journal of Consulting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Vol. 60 No. 6, 827-832 (1992): 831.

[2] 林孟平,《輔導心理治療》(香港:商務印書館,2012),頁103;Rogers, “The Necessary and Sufficient Conditions of Therapeutic Personality Change,” 829.

[3] Rogers, “The Necessary and Sufficient Conditions of Therapeutic Personality Change,” 831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