求神融化我冰冷的心!——黃麗敏牧師專訪

     

        黃麗敏牧師生於印尼華僑家庭,在內地出生,12歲時從內地來到澳門。由於家庭環境所限,年紀輕輕的她便踏進社會工作。來澳一年後,黃媽媽在朋友的邀請下到二龍喉浸信會(以下稱「二浸」)聚會,及後在一次教會舉辦的佈道會中,黃牧師決志信主,自始便在教會中成長。後來她重返夜校完成中學學業,並先後在幼稚園及小學擔任助教十一個寒暑。

 

        黃牧師憶述自己被呼召讀神學的過程中,滿有神的預備。1995年,黃牧師跟隨教會到香港參加全球華人浸信會宣教大會,第一次被神感動要全時間讀神學,無神論的黃爸爸認為黃牧師對信仰太沉迷而極力反對,她也只好暫時放下,但讀神學的事一直放在黃牧師的禱告中。

 

        神奇妙的作為並沒有停止,往後的一年,黃牧師經歷神的保守及供應,使她認定要跟隨神。翌年的4月,黃牧師在服用治療感冒的中藥後出現全身麻痺及呼吸困難,動彈不得的她只能在心裡不斷禱告向神求救,症狀慢慢舒緩下來,她深知道若不是神的保守,怎能脫離藥物中毒的危險呢!此外,神在經濟上亦為黃牧師預備,由於當年修讀教育學院,規定畢業後必須在教育界服務兩年,她其時剛好屆滿;住屋的供款期也已經完結,經濟上已沒有壓力。

 

        萬事俱備,就等一個確定的感動!黃牧師在一次帶領敬拜的事奉中,神透過她所帶領的詩歌〈最大之事〉再次問她:「一生之中最大的事是甚麼?」當刻,黃牧師回應:「我一生要服事神!」神的時間到了!黃牧師在1996年9月正式入讀澳門聖經學院(以下簡稱「澳聖」)的神學學士課程。

 

        回想在澳聖接受裝備的日子,黃牧師認為除了信仰知識上的增長外,最令她一生受用的,就是在住宿生活中學習團隊合作、同學之間的忍讓,其中最深刻的是當年在容旺大廈(前學生宿舍)清洗樓梯。黃牧師回想當年自己心裡也有些疑惑:「我是來讀神學,為甚麼要做清潔?」昔日縱然稚氣,卻造就今天的她在牧會中仍處於謙卑:「不要將傳道人的身分放得太大,如果連這樣細微的清潔都願意做,還有甚麼不能做的呢?」

 

        黃牧師在入學後第一年的暑期實習中已經開始對宣教有負擔。她於2000年畢業後,在一次通宵祈禱會中為伊斯蘭教國家祈禱,而父母的家鄉——印尼,正是一個多人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之一。三年後,她參加香港浸信差會的印尼短宣體驗,確定要走上宣教路。2005年10月,黃牧師前往印尼開展四年的宣教服侍,在當地用了兩年時間學習語言,和當地的華人教會及不同團體合作,主要參與對伊斯蘭教徒的開拓工作。她自言是「無根的一代」,到印尼宣教,不是出於家鄉情,然而有著華僑背景對宣教很有幫助,一切都有神的帶領。

 

        2009年,黃牧師回澳在二浸推動宣教工作,及後開始牧會,她坦言從宣教工場回到教會,重新適應教會的服侍,當中有不少掙扎,曾經看到一些原本成長得不錯的會友離開教會,令黃牧師懷疑自己是否有牧會的恩賜。後來她學習放手、學習放慢步伐、多注目在有成長的會友來自我打氣、多與持正向思維的同工結伴互相鼓勵,而昔日神學院的同窗以及屬靈導師一直的支持,也幫助了黃牧師過度這段掙扎的歲月,她認為更重要的是承認會友的生命成長與否,主權都在於神!

 

       黃牧師回望這十多年的牧會經驗,她常禱告:「求神融化我冰冷的心!」她認為作為教牧必須真實的活出自己、願意開放分享自己的軟弱、承認自己有成長的空間,免得以為有「教牧的光環」而跌倒;也不要害怕處理教會中的人際問題,學習與弟兄姊妹彼此配搭、彼此激勵。

 

       黃牧師亦鼓勵我們,事主是蒙福的路,不要怕踏上、不要想得太複雜,因為禾場很大,有機會接受裝備就要把握!

 

 

訪問:林國標

筆錄:霍鳳燕

澳門聖經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