承傳所信 ── 簡述基督教會信心堂之發展

 

黎光偉牧師

澳門基督教會信心堂主任牧師

2017年11月13日

  教會於1987年開始,我在1988年加入教會,當時我只有十歲,所以單憑記憶很有限。我們教會開始的時候,由蔡證光牧師帶領,蔡牧師最初透過香港宣道會希伯崙差會來澳,作開荒教會的工作,後來宣教任期完結,他決意留在澳門,重新建立一個獨立的堂會,信心堂就是這樣開始的。信心堂是由兒童事工開始的,當時我們連堂址都沒有,就在當時的恩慈之家聚會,即培正中學的對面開始兒童的聖經學校,就這樣來開始了教會。可以說一開始的堂址就是現在的堂址,就在美的路主教街一個住宅單位。我們不算大,有四個成員,就是牧師一家四口,基本上我們的所有聚會,都由蔡牧師夫婦負責。

 

  教會早期一個很大的助力是得到很多短宣隊幫助,有一間不能不提的是十字架山浸信會,他們是以短宣的形式來到信心堂。按我所知,當時他們的主任牧師是蔡牧師的同學,一來就五、六年,幫我們做一些結他班、開設兒童聖經學校等,造就了教會第一批的領袖。基本上我們是由學生開始,由年青人開始。第一屆水禮當中的年青人,到今天仍有不少在教會。我們是一間很年青的教會,我們要到1995年才有執事會,原因是我們的會章規定,執事至少要有二十一歲,在首十年我們沒有人到這歲數,所以一直沒有執事會,直至1995年終於有第一屆,而1996年蔡牧師就被按立為牧師。

 

  教會早期的事奉以傳福音和祈禱為主,我們基本上是圍繞著蔡牧師的信仰、價值觀和想法來參與不同的服事和事工的。其中一個是傳福音小組,當時每一個星期我們會出外做個人佈道的工作。教會亦安排了廚房做祈禱室,當時地方就只是一個單位,我們入去,就先入廚房,吃一頓後就一起祈禱,這慢慢成為了教會的一個習慣。

 

  教會另一個很重視的工作是差傳工作。教會第一天就支持宣教士,早期的時候只是幾十元。我小時候是用認獻的方式做差傳的服事,每年會預先認獻,當時我們是小學生、中學生,我們都是奉獻兩三元,每個月都這樣去做,慢慢又建立了一個習慣。我看1987年蔡牧師開堂時出版的月刊,他說很希望信心堂能夠成為一個差派的教會,事隔差不多30年,我們才成事,2016年我們正式差派本堂會友的家庭去到非洲宣教。

 

現在我們的差傳工作仍在繼續,我們除了有認獻、祈禱的支持,也有短宣,我們會訪問自己所支持的宣教士。教會也有不同的栽培訓練,我們的兒童多了很多,教會近年很感恩,因為我們是很年輕的教會,大部分都是年輕家庭,上帝祝福我們生養眾多,所以我們有很多小朋友,我們開始做更多小朋友培訓的工作,水禮我們都會一起參與。兒童和少年人的工作都是我們這五年裡做得比較多的,因為我們的小朋友開始成長,由小學上到中學,我們都很希望讓他們參與。今年原本有個少年營會,怎料遇到天鴿吹襲,我們就說不如一起落街打掃;因為我們又去不到黑沙,就留在教會的住宅裡住了一晚,我相信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很深刻的經歷。我們也有研經的聚會,每年有兩次,會邀請講員來幫助我們。我們也有自己退修和培訓的時間。這就是教會大致上的處境。

 

  我們是比較小型的堂會,我們大概的會友分佈是,現時本地會友有164人,加上有些居於海外,有些已回天家。我們姊妹很多,與弟兄的比例大概是6:4。教會增長方面,我們沒有哪一個年代或哪一年有特別大幅的增長,我們由1987到2017年基本上是慢速的增長,但每年都有少許增長。年齡比例方面,我們最多人是35-44歲,基本上是我這個年齡層,就是頭一天在教會由小學生到現在一直的成長,大概就是這個比例。

 

  差傳方面,我們除了有支持的宣教士,亦有差派的宣教士。我們每年認獻的人數,大概佔了我們會友一半以上。我們希望可以再高些,我們期望可以去到九成,但目前就是這個處境。認獻金額的預算以及我們的使用,大概是堂費的三分之一,即我們有三份是給堂費,一份是給宣教,比例大概是這樣。

 

  今天的題目是本地堂會的發展,我嘗試去想,究竟我們教會有沒有針對本地堂會的發展呢?我嘗試從幾方面去分析,當中不是成功之道,我們年資只是很短,但也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下過去一些經驗。整體上我有兩個想法:第一,信心堂從來沒有刻意將教會本地化或本色化,我們沒有很特別針對要做一個很本地的堂會,但為何信心堂做得比較本地化呢?原因是我們是獨立堂會,我們本身沒有任何宗派背景,我想應該是獨立堂會這個性質迫使我們要自然地本地化。教會的建立有兩方面,第一個方面,我看蔡牧師所寫為何開辦信心堂,他是這樣寫的:1987年2月的時候,他是打算離開的,他在考慮是否有可能繼續澳門的福音工作呢?但當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又看到澳門的缺乏,1987年的時候,澳門有50萬人口但只有40間教會,他看到1:10000人的需要,當時就是為了這個原因他開辦了信心堂,所以蔡牧師常說信心堂是為傳福音而開的,為傳福音而存在的。第二個方面,如果看剛才差傳的比例就可以知道,教會很重視差傳、宣教的使命,所以剛開堂的時候,就已經支持宣教士,一直到現在,我們先後支持過16個單位的宣教士,這是教會很特別或感恩的地方。

 

  我自己在想,教會作為本地堂會有什麼策略呢?信心堂沒有特別的年度計劃,或在過去沒有特別強調某些策略,所以我嘗試總結一下教會的特色。第一是教會有很穩定的同工和領袖團隊。回顧過去30年,蔡牧師基本上由頭一天到上一年退休前都穩定地在教會服事,中間沒有離開,我們從來沒有聽過蔡牧師回港述職。他長年在澳,我們任何假期他都在,他將中秋節(他的農曆生日)變成祈禱聚會。我們每年──尤其早期時──是我們通宵祈禱的時間,大家過過節之後就會偷偷離家回教會一起祈禱。不單是同工團隊,我們的執事團隊也很穩定,由1995年開始計算,我們有23屆的執事會,一直都是由大概20位會友擔任執事。我們剛選了來年的執事,5位執事都在教會超過25年,所以相對來說,我們整個領導團隊是很穩定的,而教會是以教牧為中心的牧養方式來牧養。我曾問牧師,信心堂是走什麼路線和信仰方針的呢?他說:「我的信仰就是信心堂的信仰。」這個意思並不是要放大自己,而是牧師嘗試將信仰生活化,即是我怎樣去生活,我怎樣實踐信仰,期望弟兄姊妹也是如此。有幾方面比較明顯,第一是在福音上,我們的教會很簡單,教會主要的教導除了兒童主日學,就是慕道班,在過去差不多30年間,團契是為了傳福音,慕道班是為了清晰福音,而當清晰了福音之後,最主要的事奉就是傳福音的事奉,所以這是一個在牧師帶領下一直的想法。

 

  第二是在我們的崇拜中,我們有三堂崇拜,由頭一天已經是這樣,當時聚會不超過十個人,不過已經有三堂崇拜了。牧師經常會說:期望人星期日怎樣也可以返到崇拜。我想這也和牧師本身的信仰很有關係,例如在早期的時候,祈禱也是我們一個重要的元素,我們有晨曦祈禱,我們上學之前,主要是學生,我們會先祈禱才上班上學。差傳教育也是,我們整個差傳事工是很特別的,牧師告訴我,差傳的認獻一直都不是以教會名義發起的,而是以他個人名義發起,第一是因為他不想教會欠債,第二是他認為最好的學習是師徒的學習,所以他就用自己的名義發起,他用這個方式發起了29年。當我們接手時就改變了方式,現在是教會全盤去做。除了靠著福音清楚得救是最清晰之外,牧師經常提到不要轄制弟兄姊妹,所以我們除了自己學習之外,我們也被大量鼓勵去到不同地方學習。雖然我們未必會辦很多佈道聚會,不過我們會大量參與聯合的福音聚會,我相信這和牧師的概念很有關係。第二是連我們的關懷也是以教牧為中心的,我們沒有任何的關懷團隊或關懷小組,基本上我們是以一個家去做核心,師母就是家長,直到今天她仍會到不同的地方探訪。第三方面,教會的教導都是以教牧為核心,我們沒有信徒的屬靈領袖,團契的導師都是義工,過去唯獨的導師就是牧師、師母,就是當然的牧者和導師。所以可以想像,在我們過去這20多年間,一來有穩定的團隊,二來我們不算很大,所有的教導和服事都集中在牧師一人身上。牧師和師母最了解教會的情況,所有人都可以接觸到牧師和師母,這是我們過去29年來一直採用的方式。

 

  第三是我們以一種關係的方式來牧養教會,信心堂是一間關係很緊密的教會。按照統計,我們現時大概有250人聚會,當中有164位是本地會友。「本地」的意思是他現在經常回來,這個比例是高的,而基本上他們早期就已經開始留在教會了。在252位會友當中,只有35位是轉會的會友,即是說大部分人都是一起成長的,大家的關係很緊密。我嘗試做這樣的統計,在頭十年裡我們有92位會友,當中有43位仍然在這裡聚會,所以當你返到教會,就可數到誰是誰的家人、朋友、親戚,這就是信心堂過去這30年的情況。

 

  我這樣分享,不是想特別強調信心堂是如何發展,而是想藉著這分享,讓大家知道教會也有教會的情況,在過去的開荒期,牧者是含辛茹苦的,每一個人的牧養關懷都是由牧師親自去做。我想信心堂面對的挑戰是,今天教會已由小家庭變成中型家庭,時代也不斷在變化。故此,教會要繼續發展和成長時,我們免不了要面對許多新的改變,有些地方甚至需要另覓出路才能繼續下去,無論在差傳上、關懷牧養上,以及特別在領袖培訓上,我們都看到當中的需要。盼望我們可以將信心堂過去好的地方保留下來,包括傳福音的精神、最前線的服事、對禱告的重視、對差傳的熱心。希望可以在這基礎之上,嘗試找一個出路,讓福音使命得以傳承下去。

澳聖35週年座談會PPT_黎光偉牧師

 

文稿整理:霍鳳燕、鄞穎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