聖公會在澳門推動城市發展的進路

 

范錫強牧師

聖公會澳門傳道地區總幹事兼聖公會澳門聖士提反堂主任牧師

2017年11月13日

  今天我想分享聖公會在澳門推動城市發展的進路。首先我們要明白澳門城市的地位。澳門特區的定位是一個中心一個平台,對國家本澳在粵港澳大灣區中一個重要的角色,因為除了廣州之外,港澳兩區都很重要。至於澳門對世界的定位,祖國給我們的定位是一個世界旅遊休閒中心。

 

  隨後我們先介紹我們自己的宗派。聖公會是國際性的教會,普世聖公宗是主教制教會,在不同國家有不同的名稱,來源是由英國開始。澳門的聖公會於1999年回歸祖國,對華人發展城市的機會,比殖民時代更有信心和能力。但我們不是1999年才有的,我們在白馬行的聖馬可堂有68年歷史,礙於牧者的流動,發展較緩慢,但我們的宗派似乎最不出名的是宣教,最出名的是教育,所以人人都認識蔡高中學。聖公會在2000年強化拓展宣教、教育和社會服務。宣教方面,我們在2000年後多了三間聖堂。教育方面,我們增加了一所國際式的全英語學校,有幼、小、中三個校部,我們稱為「一條龍」的服務。社會服務方面,2000年後我們增加到13個單位,聖公會一向強調福傳工作多元化、多方面平衡發展,相信上帝創造世界,教化人類和諧相處,耶穌基督亦多方教導,用僕人的身分,強調「非以役人,乃役於人」。我們透過宣教、教育、社會服務來作見證,是三合一的。

 

  聖公會的福傳是人類社會必須有生活條件,宣教就是讓人生命得到救恩,以永恆生命的承傳,希望人人得到永生;教育是從教化中得到三德的素質,就是信、望、愛;社服有13個單位,我們未正式獨立註冊「聖公會澳門社會服務處」前已經有社服的服侍社群,透過聖馬可堂在白鴿巢開展。當時有華人的工作。社服是為要人類彼此關顧、支持生命不斷成長,以及平衡身心靈的需要,並且在社會上作出貢獻。明顯地,我們是用三合一這個策略,在福傳的傳統,以宣教、教育、社服三者連連緊扣。

 

  澳門聖公會的組織和香港聖公會是連成一體的,很多人誤以為是外來的、是來自植堂的。港澳區的聖公會是由中國開始的,是西差會的宣教士去中國,但港澳區不是來自植堂,而是來自由北向南遷,因為新中國驅逐了所有宣教士,唯一去到南部只有兩個地區不受干預,兩個都是殖民地,一個屬於葡國、一個屬於英國。所以我們所有內地的主教、傳教士、牧師,全都南下到港澳。在中華聖公會來港澳之前,我們在1936-38年已經存在,最早是在馬禮遜堂做難民工作開始,然後才建立聖馬可堂。1949年一位富商將他的客棧送給聖公會,聖馬可堂就在白馬行開展了。

 

  為何有「香港聖公會」出現,而沒有澳門的呢?聖公會一路從北部南下到港澳,最早有華南教區。由於我們是主教制,以教省、教區為單位。中華聖公會是一個教省,教省以國家做單位,但由於是向南退,我們只能由最早發源地英國的坎特伯里大主教代管,變為港澳教區。當時南部有華南教區也不行,最後紅色中國要驅逐所有宣教士、牧師,他們只能到港澳兩地。所以我們不是植堂,而是南遷建立教堂。成為港澳教區之後,我們認為不能被管轄,必須自立。香港將於1997年回歸,澳門於1999年回歸。1991年,我們在香港決定籌備成為教省,在香港立法,一個地區立法不可以有兩個地區名稱,我們向立法會說想定名為港澳教省,但這是不可能的,因為只能在立法中用一個地區名,所以用了「香港聖公會」名稱。過去因為是港澳教區,所以香港聖公會和澳門聖公會是連成一體,沒有分的。所以澳門的聖公會不是從香港開過來的。我們成為普世聖公宗第38個教省,教省是一個獨立單位,不受外國干預,是自治、自傳、自立的教會。在澳門我們早已註冊為「香港聖公會澳門區會」,由於我們的組織是連繫著香港,所以我們不能沒有「香港」二字,但是在澳門福傳組織的名稱是「聖公會澳門傳道地區」,目前不是一個教區,將來會是一個傳道教區,教區就必須有主教。

 

  今天聖公會推動城市發展進路,我用「推動」這詞是非常適切的,澳門人口的分佈我們都有掌握。這是來自「香港聖公會澳門區會」法團的推動,無論我們在澳門成立教堂或學校,或增加社服單位,都是獨立法團。所有法團,小至一所聖堂都是一個獨立註冊的個體,因此我們全部都是合法的,學校和社服都各自以一個單位註冊。我們因應政府的要求和市民的需要,來推動聖工和拓展天國。由於我們是三合一,所以聖公會澳門傳道地區可以一張紙來統覽。

 

  我們很尊祟的前普世聖公宗坎特伯里大主教,威廉湯樸斯(William Temple)出版了一本很有影響力的書──Christianity Social Order,本書很明顯表達到信仰是「落地」的,如同基督道成肉身。早在他出任大主教時,他已深信人類彼此為團、為群,必須在福傳上照顧每一個人的全面所需,即是身心靈都受到培育和教化。他講及人類互相生存,尋求合作及幫助,信仰和人生命存活有重要的關係,最重要的是希望教會或基督徒關注城市和社會的發展,這與基督徒的信仰是不可分割的。有人喜歡將屬天屬地的分開,這是很危險的,將基督徒變成精神分裂的人。聖公會無論在任何城市都秉承上帝的啟迪,深信教會必須回應社會發展的挑戰,如澳門經濟發展、賭權開放。正當我在氹仔建立聖堂的時候,我就面對很大挑戰,當我買了舖位入則去工務局的時候,他們說「不要吧,現在很忙。」為何忙呢?就是因為賭權開放在忙賭場建設工程的事,我怎樣也要他們處理,終於我們合法地全部獲得批文,否則建成後要修改就麻煩了。我們很著重禮儀,一些事情定了後不能改,因為我們有祝聖禮儀,教堂被祝聖後不能被拆,所以主教祝聖後,教堂就是聖堂。除非是因為日後發展上的需要而改建,否則不希望被政府拆改。

 

  我們感覺到澳門過去有著小島風情、守望相助,如今卻變得冷漠、事事金錢掛帥。因為開放了賭權,誘惑增加、價值觀失誤,貪婪與詐騙的罪案飆升。家庭維繫薄弱,離婚個案增多。教育兒女的方式都改變了,現在的小朋友被父母溺愛。從宣教和牧養的角度看,要借助教育和社服專業。我們透過澳門回歸和世界接軌,政府希望新一代的英語(世界第一語言)能走上國際舞台。現在路氹城區有很多酒店和娛樂場,當中很多外籍勞工都是從美國來的。我們在2002年前辦了聖公會中學(澳門),當時叫聖公會小學,後來我們開辦了中學。我們以前的正式名稱是Sheng Kung Hui Primary School,現在我們叫做Macau Anglican College。我們以全英語國際式教育,接軌英國劍橋及牛津大學,現時使用是劍橋的課程。有些家長認為這所學校很奇怪,不時會放假,因為兩個學期之間有放假。有些學生可以升到劍橋和牛津大學,也有其他學府。我們希望透過教育推展城市發展。社服方面,因著回歸後的社會轉型,我們初期是以輟學的青少年為對象工作,推動「校園新動力」,給那些讀不成書的青少年一些課程,推動他們重回正規學校,然後完成中學課程,這可以幫助社會有一批新的人力資源,亦扶植他們有良好的生涯規劃。

 

  隨着2002年賭權開放,經濟篷勃,社會問題增多了。除了學校輔導服務工作之外,我們更有為深宵青年、流離浪蕩的青年創辦青年外展服務,設立青年隊,了解他們的家庭問題,並在氹仔開設了「青少年及家庭綜合服務中心」。我們又開設了少女院舍「聖公會星願居」,她們會來我們的教堂參加崇拜。院舍收容有問題的少女,後來她們改變了,她們會製作一些產品,放在格仔店寄售。她們有時又有籌款活動,鼓勵弟兄姊妹或外界人士支持及購買她們的產品。作為生涯規劃的一部分,少女們亦會到聖公會澳門社會服務處的「青年本色」店舖做售貨員,學習如何接觸其他人,這也是一種教導。

 

  由於賭場林立,員工們的家庭需要照顧,因此我們創設了「聖公會樂天倫賭博輔導暨健康家庭服務中心」,為該等員工的家庭舉辦活動,以及鼓勵他們有身心健康的發展。我們更因本地市民也受賭博誘惑,引起金錢糾紛、家暴及罪案頻生,於是因應政府的要求成立了「聖公會24小時賭博輔導熱線及網上輔導」,更參與推動「負責任博彩」的工作。在每一個娛樂場所中,都有一座資訊亭(Kiosk),可以接駁熱線,若有人想戒賭(自我隔離賭場),可插入身分證,打上手指模,在電話筒中跟輔導員通話。這資訊亭很先進,是我們與政府合作一起建立的。

 

  隨著社會發展,我們的社會工作也要專業化,社工開始要註冊,這也是社工局的要求。為推動城市發展,我們近年成立了「聖公會專業培訓中心」。另外,我們成立了「聖公會調查研究中心」,為政府作民間調研的事務。一切都是以「教會」(我們稱為「三合一」的結構)來配合澳門城市的發展,令澳門更完善地推動社會和諧安穩、家庭幸福、人際以愛相待。

 

  近幾年澳門政府開始填海開闢土地,合共填海得共五幅土地,聖公會特別約見特首,請求撥地興建「創新事工」,政府已答應在A區填海土地中給予土地發展聖工。我們特意提出要在這片土地上開展「三合一」服務,當中有聖公會座堂、國際式學校,以及以社醫為概念的全新社會服務。我們以「伙伴協作‧同建新城」作為承擔推動城市發展的進路。2015年,我們的鄺保羅大主教與特首會面,並特別向特首提出我們的請求。一年後,我們拜訪社會文化司司長。我們向特首提出要興建座堂,他很快回應說:是的,我們需要一所座堂,以提升我們澳門的地位。然後他派了兩位司長到香港,學效怎樣建立三合一的服務。但是,由於澳門法例的問題,他們發覺很困難,因為一塊土地只能有一個用途,學校只能做學校,不能做教堂。當年我在氹仔是開荒者,找不到土地,我們的前任大主教鄺廣傑說:沒地怎麼辦?我說沒辦法,只能買舖位,終於我們就買了舖位。

 

  聖公會在澳門推動城市發展的進路,是出於務實與切合時代的需要。宣教不能只是口號、而是要用心去實踐的。福傳要提供全面照顧和個別關懷,匯合教堂、學校和社會服務單位,回應人身心靈上的需要,培育他們走上成熟。我們的理念就是以聖保羅對腓立比信徒所說的:「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,也要顧別人的事。」(腓二4) 聖彼得又對信徒說:「你們是被揀選的一族,是君尊的祭司,是神聖的國度,是屬上帝的子民,要使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。」(彼前二9)我們必須努力無私地為城市為鹽作光,推動城市不斷發展至完美。

聖35週年座談會PPT_范錫強牧師

 

文稿整理:霍鳳燕、鄞穎翹

 

 

澳門聖經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