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收的禾場 ── 澳門未來人口分佈的變化趨勢

 

林翊捷先生

澳門城市規劃委員會委員

2017年11月13日

  澳門的人口分佈,究竟有什麼重大變化?統計普查局告訴我們,回歸十七年澳門的人口多了50%,可以倒過來計算,現在65萬人,回歸初期只有40多萬人。究竟哪裡增長、怎樣增長,以及我們怎樣找到增長的源頭?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,這是比平時的統計準確些,最準確是普查,大概有65萬人口,這個總人口包括了在澳門讀書的外地學生,以及外勞,即所有在澳門生活的人都計算在內,實際上有身分證的,即公民人口大概是50多萬。可能在於大家植堂或在傳福音的考慮上,是沒有分別的,因為所有人都應該得聞福音,但要指出的是,澳門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有23%,即四個人當中有一個是大學畢業的,這可能是未來改變很大的因素。

 

  這60多萬人住在哪裡呢?根據統計局的資料,最多人居住的是澳門的北區,即黑沙灣、祐漢、台山這一帶。相對來說,越向南,居住的人口密度便越低,路環有26,000多人口,氹仔大概有10萬,其他幾十萬人全住在澳門半島。我將澳門大概分成四個部分,以大炮台以北算北,大炮台以南算南,澳門半島的北面住了41萬人,南面住了10萬人,南北人口差很多的,氹仔大概住了10萬人,路環住了2.7萬人,雖然路環最少人,但它的增長是最快的。現在整個離島區居住的人口大概有12.9萬,約13萬人,這和我小時候所理解的澳門環境已經完全不一樣,我們以前可以去氹仔學踩單車,現在很難在氹仔的馬路踩單車,很危險,因為人口已大幅上升。這衍生很多需要,包括交通、公共設施、甚至學校的需要。

 

  人口大幅增長的區域主要在路環和氹仔,其他的都不是突然間大幅增長。澳門一般堂會的分佈,可能我找到的堂會位置資料有誤差,但不會差太多。我剛才將澳門分成四個部分,最多人的部分是澳門半島的北面,大約有40個堂會左右,南面大概11個堂會,如果用人口去除,就是平均一萬人一個堂會,為何會說是「待收的禾場」呢?我想澳門較少堂會有一千人,而現在看到可服務一萬人,可能澳門堂會人數是偏少的,百多人、幾十人,但平均可以達到一萬人,這是在澳門半島的情況。氹仔大約有6至7個堂會,但氹仔有10萬名居民。路環有2萬多人,但路環有沒有堂會每週恆常運作的呢?(有一個,但不是正式堂會)我的看法是路環尚待開荒,有2萬多人。

 

  之後的增長情況如何呢?2011年的時候統計局估計,2036年澳門將有76萬人口,比現在多10萬,這是較早前的統計。五年後,澳門政府估計可能到2025年已經到75萬人,即把達到這人口數字推前了10年,即10至20年之間將達到這個人口水平。大家都知澳門人住得很迫,那多出的10萬人在哪裡居住呢?地方是有的,在短期之內人口增長的地方(紅色位置)在澳門半島的西北面,具體來說就是青洲,另一個是氹仔北面(氹仔中心城區的北面),另一個短期內人口會大幅增長的地方是石排灣。中期會出現人口增長較快的有澳門半島的新城A區,以及現在政府計劃中的氹仔偉龍馬路的公屋群。遠期可能會出現在新城C區和D區,即氹仔北面會做一個大規模的填海工程。

 

  石排灣計劃在2009年公佈,今天我們看到的石排灣公屋群,其實只是整個計劃的一小部分,現在住了2萬多人,其實整個計劃可再增加4萬人口,即達6萬人,在石排灣附近一帶可住6萬人。所以統計局也提醒我們,這5年間路環區的人口增加了5倍多。

 

  另外一個可能對北區堂會影響比較大的是青洲公屋群,青怡、青濤、青洲坊,三個公共房屋的項目會合計新建3,500個單位,如果按照三人一個單位的平均數來計算,可以突然增加一萬人。為何說突然間呢?公共房屋和私人房屋不同,公共房屋進入房屋的編配是由政府決定的,他要你去就要去,不會等你的。一幢公共房屋落成後,進入的人口會突然出現,而且不會像私人房屋那樣買來炒賣、不是用來住的,公共房屋不會這樣。所以房屋局的行政程序一旦完成,居民就會馬上湧入去,而我們在圖片可看到,所有大廈已經落成,如非天鴿風災延誤收樓的話,可能更快,這一萬人可能在2018年就會湧入青洲,這是會即刻發生的事來的。

 

  另一個就是氹北規劃,這相對沒有那麼緊張,因為2013年才公佈,很多建築工程仍未開始。我想大家都有一些生活經驗,建一幢樓宇起碼要兩三年,所以相對沒有那麼緊張,但也是很快的事,因為規劃已做好了,部分批則手續已在進行中。政府比較新提出的是2017年提出的偉龍馬路的公屋群,計劃提供8,000個公屋單位。與青洲的情況一樣,如果政府真的計劃做,8,000個單位的2萬多人會很快進入。不過因為這計劃於2017年才提出,還要做規劃、建築,估計這不會是兩三年之內突然間發生的事。另一個更大規模的計劃,就是在2009年提出的填海新城計劃ABCDE區,整個計劃到2015年再調整過人口可以到達 16萬人居住。如果趕上進度,剛才提到的10萬人在未來幾年進入應該是沒問題的。現在特區政府的政策是先利用在澳門半島的A區,A區大概可以住9萬多人口,或當作可以住10萬人也可。

 

  簡單歸納剛才所說的,人口分佈的點就是青洲加一萬,A區加10萬,氹北北面的綠色點加6萬,紅色點加2.3萬,偉龍馬路加2.4萬,石排灣加4萬。整個離島區,不計私人屋苑的人口,已經有十四、五萬人,長遠增長可能比澳門半島快。

 

  我們將來要面對的挑戰是,我們要應對人口急速的變化,這變化會來得很快,公共房屋一旦落成,人口就會搬離原住的地方,搬入公共房屋。另一個是新世代的人想法和我們這一代很不同,這情況正在發生中,例如家庭觀念的問題,不會與父母一起住,這已在澳門發生了,因為根據統計,澳門家庭的組成,一戶只有三個人,可以想像最常出現的組合是一對夫婦加一個小孩,或一對未成年的子女跟著爸爸或媽媽,即新世代很少會和父母一起住。氹仔和路環的人口會大增,那麼是否要去植堂呢?這是一個禾場,我們去收割,是否這樣簡單呢?又似乎不是。

 

  剛才說有些區域人口變化得很快,這些是什麼人呢?不一定是澳門人,可能是一些外地僱員,這可能會影響教會事工的方向。可能你會發現,你這區的外地僱員有較多增長,深橙色的就是外地僱員增長的比例,淺橙色的是本地。你會發現有些區域的本地人正在流失,取而代之住進去的很多是外地僱員,例如中區、新橋區都有這種情況,黑沙灣和祐漢區人口增長了很多,但住進去的大部分都是外地僱員。另外,氹仔市中心的老年人口只有8.3%,應該是澳門數一數二少老人家的地方,少年和兒童人口有兩成,澳門是一個老齡化的社會,小朋友比老年人多出這麼多,是氹仔中心城區很特別的情況。還有,氹仔中心城區裡有大學或以上教育程度的人有兩萬人。剛才說澳門60多萬人中有四分之一是大學程度,即只有十二、三萬,其中有兩萬在氹仔居住,氹仔中心城區不包括海洋花園,只是中間的部分就有兩萬人,即這是以專業人士、中產階級為主的一個區域。還有一些連帶的情況,可能這區外傭會比較多。路環和氹仔又完全不一樣,雖然都是新區、離島,但老年人口比例達19.7%,到兩成,是全澳門最老的區域,開發時間最新,但年齡上是最老的,有最多老人家,而少年和兒童有16.3%,即是說,需要撫養的人口加起來有36%,是全澳最高的。路環現時的住宅有一個問題,就是住宅以公共房屋為主,很多教會都在住宅裡面,比較容易融入社區,但如果這區全都是公共房屋的話,就只能夠找地舖,導致成本大增。在路環不容易買到豪宅,路環有豪宅,但不容易進入。但我們看到路環的需求很大,需要撫養人口的比例高達36%。

 

  簡單總結一下,政府大量興建公共房屋,而且在短時間內大量落成,長遠會令到原本在舊區的居民,迅速地離開進入新區;另一方面,傳統的社區組織,包括教會和傳統社團,去到離島或新建社區時,它的組織能力會迅速鬆散,因為以前的鄰里關係消失了,原本有的聯絡方式都失去了,甚至聯絡到也沒有用,因為若有人住在石排灣,星期日要坐一小時巴士出來,再坐巴士一小時回去,可能就不願意參加教會,或其他社區支援都失去。其實整個人口比例,澳門和離島可能會越來越接近。未來的離島區可能容納20多萬人口,澳門半島的變化則不會太大,雖然A區可容納10萬人,但這區原本已有50萬至60萬人,剩下的20多萬人會住在氹仔及路環。

 

澳聖35週年座談會PPT_林翊捷先生

 

文稿整理:霍鳳燕、鄞穎翹